虽然你长得丑但你想得美

时间: 2017-07-12 10:03: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68 次
  

  元旦刚过,就看到一则热门的征婚帖在微博上病毒式地传播。帖子的转发很快超过两万多了,网友基本上都是一边倒地骂。

  该征婚男30岁,研究生毕业,月入八千,要求找一个高学历、收入相当的当地女孩,合伙买房子必须加上自己父母名字;如果对方已买房子他出家电,加他的父母名字;必须与他的父母同住,大姐会经常来住;女方家境要好,不能有兄弟姐妹,要保证生儿子……
  发帖者似乎脑子进了一公升的水,以至于很多人对这种奇葩是否真实存在疑惑起来:这是段子手编出来骗点击的么?关于这一点,我查找过原帖,还无聊到仔细看了几十页的评论和回复,原帖来自浙江金华当地的交友网站论坛,博主也是金华人,信息应该是真实的。
  嗯哼,虽然你长得丑,但你想得美呀。
  很显然,这很符合大众心目中的刻板印象,而且进一步地得到夸张和漫画化。这种对“凤凰男”厌弃已久的成见,是从哪里来的呢?
  说来话长,我硕士时的研究方向是中国古代戏曲史,如我们所知,宋元时,杂剧和南戏已发展相当成熟了,不管哪种戏剧形式,都有大量的书生负心婚变的故事,情节都大同小异:某书生又穷又有才华,被某美女看上,两人成亲;女生砸锅卖铁、卖钗典发地供其读书;书生考上状元之后,就想另攀高枝,又碍于当时的法律反对离婚,就设计杀死妻子……这种“发迹变心”的故事,成了一代戏剧文学的时代最强音。
  这种故事雨后春笋一样涌现的背景是,宋代时科举考试深入人心,“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成为常态,一举成名天下知也稀疏平常。经典南戏《琵琶记》里,故事主线仍然是蔡伯喈发迹变心,所不同的是,其妻赵五娘在蔡伯喈进京赶考后,碰上饥荒年岁,公婆双亡,五娘剪发买葬,罗裙包土,修筑坟台,后来又一路卖唱进京寻夫。此时,蔡伯喈却已入赘相府,才子与贵族小姐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赵五娘故事的结局,在不同的曲艺形式中有不同的版本,但赵五娘侍奉公婆、替夫行孝(丈夫却在外面逍遥快活)这个悲惨的文学形象,还是把中国人给震撼了。因为她的行动,已非一般地恪守妇道,而是贞烈到令人肃然起敬;别说理应得到丈夫的礼遇,朝廷也该赶紧官诰霞帔,吹吹打打地旌表一番。
  可结果呢,不管哪个版本,她要么被丈夫追杀,要么得接受一夫二妻寄人篱下的现实。
  理解了吧?对于“凤凰男”的警惕,是古已有之的,无论是霍小玉、任氏女、赵五娘,还是王宝钏,她们都是折在凤凰男手里的。寒窑十八年后丈夫考验羞辱你一番,还能给你一个名分,观众们就觉得阿弥陀佛皆大欢喜了。可惜,连对男性宽容到令人发指的古代,对这些凤凰男的行径都出离愤怒,连男人都讨厌这种渣男――这个群体如此深刻地丑化了他们的形象,他们害怕以后再也没有女人愿意为他们奉献和牺牲了。
  另一方面,在女子必须无条件地依附于丈夫的家族、侍奉公婆天经地义的时代里,能够孤独地、忠诚地履行侍奉公婆、养老送终这一义务,竟然也能感天动地,值得树牌坊,足以说明其艰难。
  所以,你认为,在一个提倡男女平等的现代社会里,你还想当蔡伯喈,网上招聘赵五娘?你凭什么以为你给赵五娘和王宝钏的待遇,女孩子就得感恩戴德了呢?
  如果仅是遵循传统,这个征婚男还不至于激起众口一词的反弹。皆因“凤凰男”采取的策略是双重标准:一方面动用传统的父权和家族伦理来规劝女性,他是世界的中心,女性只能是他这个“男丁”的附属品和家族的衍生物,姐妹们要为他的前途自毁前程,妻子要为他“生儿子”且供养父母姐姐;另一方面,又偷偷借用了现代的逻辑,要求未来的妻子是个现代女性,有好身材、好学历、高收入、个性独立,生活能力强,还提供全面的经济保障。对自己,是什么便宜都要占;对别人,则要求什么亏都要吃。
  这种自相矛盾的背后,便是城市化进程中城乡二元结构正在瓦解、社会失序时个人身份从低到高的骤然变更,所带来的认知障碍。换句人话,就是贫穷乍富,观念还跟不上,而且很可能再也跟不上了。
  那位征婚男在回复里进一步证实了:他的大姐因为贫穷40岁未婚,二姐放弃心上人嫁给一个把她打得鼻青脸肿的瘸子,就是为了换彩礼来供他读书;他穷怕了,穷够了。显然,这个例子基本上可算是突破城乡二元对立的最典型路径。很多网友讥笑这位征婚男“月入8000”根本不配称“凤凰男”,但考虑到博主出身贫寒,不仅收入大大提高,还有机会去美国当了半年交换生,其衣锦还乡的心情,与宋代的“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何其相似?
  因为缺乏资源,不得不靠吸吮父母及姐妹们的血成长起来的凤凰男,从小被就被视为家族救世主。他们在家庭中特权很多,责任也很大,此时,人的心理结构难免会异化。在帖子的留言中,看到这位征婚男在网友的各种讥讽中徒劳地辩解,坚持他的愚蠢和自私,我甚至开始有点同情他了。这种山沟沟里飞出的金凤凰,很可悲,他们脆弱的凤翎下面,吊着的是整个家庭甚至半个村子的福祉。他们,不仅继承了贫穷,也继承了长幼尊卑有序的坚固的不平等结构。在开明的父母提供给孩子平等与爱,给孩子的未来进行投资,为孩子向上流动创造机会的时候,他们得到的只有无穷无尽的责任和对报恩的索求。
  没有平等。只有恩义。很少爱。
  反哺家族,是凤凰男无法逃避的宿命。我听说过一些例子,有些大学生甚至是全村供养起来的。你是我们一把屎一把尿带大、凑钱读书的,你念大学了工作了生活得安逸了,乡下还是那是么穷,你帮三表舅找个看门的工作,给二堂弟租个房子,四婶进城在你家里住上十天半个月,你能拒绝吗,你好意思拒绝吗?
  问题是,他们对你有恩,你牺牲自己的舒适和享受,力所能及地给钱,还人情债,过一段穷日子,这是你应做的,但拉一个妹子来转嫁风险,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想通过征婚这种方式来寻找另一个可供吸血的女孩,维持甚至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准,这个过程,与其说是报恩,不如说是水蛭寻找新的宿主。
  一个人既要奔赴在朱门酒肉臭的大道上,又要在被割裂的现代文明和农业社会文明之间转换,身心健康、价值观正常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了。一部分人可以在后继的学习、工作和交友中修正自己的世界观,另一部分人却始终无法建立人际间的平等关系,持续地自我膨胀。于是,凤凰男令人发噱的价值观就这样修炼出来了。
  当然,我们的这个时代,能提供给凤凰男逡巡的空间越来越小了。虽然在新古典主义经济学的人力资本的视角来看,假定一个人只要聪明和努力,他就可以获得较高的社会经济地位,但在凤凰男通过个人努力跻身中产之后,他们在城市中人际资源不足的天然缺陷,却注定了他们很难上升,只能向下流动。
  就像宋代一样,如今也惟有娶孔雀女,娶更高阶层的孔雀女,凤凰男才能真正实现资本的积累。
  这种情况下的婚姻,与感情无关,与家族利益有关,与社会结构有关,更像是公司的招标书。
  所以,我才愈发不明白,在优质女性资源稀缺、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一个“精英”的智商要匮乏到何等程度,才能采取这种贬低女人的竞争策略呢?于是,连叨为同性的男人们都非常生气,觉得智商被侮辱了,因为司马昭之心暴露得太早,后来人会增加竞争难度。
  摘编自腾讯大家

联系我们Contact

企业QQ号码:4000290153
企业QQ咨询:
全国免费电话:400-029-0153
邮箱地址: 4000290153@b.qq.com
代写毕业论文,代写硕士论文,代写MBA论文,代写职称论文
南海论文网拥有十年论文服务方面的经验,请放心选择我们为您的论文保驾护航!

南海论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