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魂,喊魂(组诗)

时间: 2017-10-21 10:03:1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69 次
  

  树

  一个叫托尕尼的地方
  有棵树,年年长不到秋季
  就被活活地渴死
  春天了,还是缓了过来
  在火焰山下,风沙的手
  重着呢,左一巴掌
  右一拳头,经常打得那棵树
  皮破脸肿或窟窿眼眼的
  戈壁的风一旦
  一麻袋又一麻袋的
  死死地压住
  树好久就直不起身来
  伏在沙土里
  老牛样喘着粗气
  身上没有一处好的
  仔细一看全是
  沙子口咬的印痕
  密密麻麻蚂蚁一样
  到处跑着呢
  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戈壁的树,命真的大着呢
  只要风掏不走根
  来年就会缓过来
  羊
  一声咩,猛地喊住
  一条河流时
  抬头看见
  羊,云朵样
  堆满了,一个人的头顶
  在西藏,羊
  高高地走在天上
  沿山而过
  攀悬崖而上的
  全是羊的魂
  羊的骨头里装着岩石
  羊的肠胃里装着雪山
  在西藏,羊不会为
  任何一座山低头
  羊走过的天空
  让我们怀着敬意
  羊呆过的山头充满神性
  当我们想念
  一只羊的时候
  雷电把羊
  从高高的雪山赶到
  一个人的心上
  黑 鹰
  远方,请你?望
  一只黑鹰
  在天空不停地摇晃
  定睛一看
  原来背着雪山
  它的摇晃
  让我们知道雪山有多重
  在西藏,雪山
  一眼看上去轻飘飘的
  白得像朵云
  却把鹰压得左闪右闪
  而鹰,仿佛压死
  也不弯腰,也不叫一声
  在西藏,鹰的
  力气大着呢
  把重重的雪山
  竟然一口气搬到岔口
  挡住了路
  你终于得停下来
  静静地看
  此刻,鹰从左眼
  飞了出来
  漫无目的,辽阔地飞着
  闪电的鞭梢梢
  就那么一遮拦
  才匆匆飞进右眼
  乌什布拉克
  乌什布拉克,精河的一个小村庄
  转瞬而过的那刻,我看到
  一排整齐的屋舍,像从水里捞出的石头
  发着清亮的光芒
  一个穿红衣的女子从庄前走过
  像一朵花,从时光的手背走过
  像一堆篝火,从后山让风吹进了村庄
  夏天越来越深,鹰的翅膀
  飞不过高高的山头
  羊群爬不出疯长的草木
  猛地,朝北,一群马惊慌地跑着
  扯起满天空的南风
  今夜,受惊的村庄,只有靠大雨压惊
  唐古拉山口
  在西藏,雪在天空
  停留的时间很短
  一头牦牛,打了
  一个喷嚏的时间
  刹那间落满唐古拉山的
  任何一面山坡
  想起走过的风雪路
  从来没有失足
  草木默默祷告
  感谢神吉祥的旨意
  藏羚羊,温馨的眸子
  柔软了山间的石头
  只要打一声呼哨
  石头随时就可以站起身
  跟在后边彻夜奔跑
  在唐古拉山口
  只有人,晕呼呼地
  仿佛让云扶着走
  轻轻地云,在唐古拉山口
  可以扶着一个人走路
  雨
  雨,噼里啪啦
  打在光光的
  脑袋上
  我们经常
  不知不觉地
  举起一把伞
  每场雨,拒在伞外
  每粒雨,撇在脑后
  薄情地,忘记
  在这个世界上
  雨,关心过的日子
  当雨打在
  心上的时候
  我们才发现
  一个人干渴了好久
  该坐下来
  和雨好好地
  掏心窝子掏肺
  交流一场
  雪
  去了西藏,我才发现
  雪距离我们
  越来越远
  爬到四千米
  以为够着雪了
  抬头一看
  雪在我们的头顶
  爬了五六千米
  抬头时,雪依旧
  高高地
  在我们的头顶
  原来真正的雪
  一直在我们够不着的地方
  不管你爬多高的山
  一朵云
  不言不语
  从晌午到午夜
  一朵云
  死活镇住了
  一座雪山
  在西藏,一朵云
  如果落在
  一个人心上
  人,打个趔趄
  才能站起来
  在西藏 你可
  小瞧一座山
  但决不可小瞧一朵云   牦 牛
  那些沿山路
  奔跑的牦牛
  不要跑了
  过河来看一看
  干净地阳光
  已经踏成
  一摞一摞的劈柴
  吹一口气
  就燃烧成
  一堆今夜的篝火
  牛蹄窝里
  住着一撮小草
  像酥油灯光样摇曳
  坚持彻夜亮着
  足足照见
  四周的山头
  我们该静下心
  躺在草滩上
  好好读读
  发霉的日子
  直到拔出
  扎在喉管的
  最后一枚钢针
  一口哞叫出
  满山满河的响亮来
  几棵树
  蹲在水源上的
  几棵树
  像一排村民
  在河里舀水
  风不停地吹
  就一马勺
  一马勺地
  不停地弯下舀
  时间一长
  慢慢听见
  树干深处的水
  已咯吧咯吧
  响个不停
  看着看着
  一个人的骨头
  也慢慢地
  疼了起来
  泪水就流了出来
  蓝
  在西藏,蓝色
  高高地铺在
  一个人的头顶
  一条宽宽的河流
  牵着蓝色
  一路小跑
  走累也不歇脚
  在西藏,蓝实在
  让许许多多
  说大话的朋友
  悄无一言
  默默喝酒
  从午夜到天亮
  在西藏,我的
  很多朋友
  喜欢对着蓝
  写诗或唱歌
  然后四处流浪
  见了西藏的蓝
  不管漂泊何方
  足足让,一个人
  放心地活在人世
  一棵草
  行走藏北,总看见
  一些神秘的草
  让我时不时
  突然停下脚步
  草,抬起头
  就是春天
  草,低下头
  就是秋天
  干净的风中,看见
  叶子提着
  一盏盏雨水的灯
  走在骨头上
  从草根到草尖
  我看到了
  一滴雨水最远的旅程
  黄沙梁
  站在沙梁杆上
  一个晌午,在不停地喝着西北风
  两只黑羊,从坡底缓缓地
  像两节子黑炭移来
  不远处两滩野火,两条马舌头
  一个劲儿舔着悠悠苍空
  风初起时,天山上
  突然飞来两只黑鹰
  两只废旧鞋子,朝眉宇扔来
  一个人,躲进夏天好哩
  还是继续赶往秋天好呢
  此时此刻,牧人
  随便抽出半截子羊骨头
  只要对着黄山梁没命地吹起来
  悠悠笛音,一缕缕地
  一半变成细沙
  一半变成天空的流云
  远方的云
  不知那阵子风
  挣死扒命地
  背来了一朵云
  放在头顶上
  远方的云
  一动末动的
  整整一个上午了
  呆在那儿
  梭梭草跑过去
  放一个桶子
  骆驼刺过去
  撂下一只盘子
  纷纷接雨
  在苦竭的戈壁
  一滴雨
  就是一颗金豆
  一桶雨就是
  一桶真金
  镇住虚晃的日子
  冒烟的戈壁
  如果落几点雨
  就是天大的事情
  落一阵子
  比天还大的事情
  那 羊
  那羊,不紧不慢地
  走到刀刃上
  眼睛一动不动
  却冒出了
  寒冬的雪,不禁
  打了一个冷颤
  每当向盘中的肉
  伸出筷子时
  那“噌”的一声
  像那羊,“咩”地叫一声
  我把伸出的筷子
  赶紧缩了回来
  门外,匠人正在熟皮子
  羊皮,让他捶打出
  满地的羊咩
  像那羊,竟然还活着
  一口一口吃草
  认真,一丝不苟
  我低着头走过
  感觉羊的目光
  像一把刀子立在心上
  心慌地站不住时
  就打一个趔趄
  却佯装酒醉地说
  这路坑坑洼洼不好走
  雨 夜
  今夜,睡着的草
  也一一醒来
  看见老五老六
  拉低帽沿
  匆匆走进了帐篷
  哥儿俩交换了
  一袋子蘑菇
  和一袋红辣椒
  点着的烟
  云来雾去的
  像许多沧桑往事
  谁都心里明白
  落入泥土的马骨头
  已经长成了草   鸟?折断后
  装进了风的口袋
  说人在江湖
  那有不挨刀的
  他俩庆幸还活着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碰头,说话
  后半夜,哥儿俩
  一声不吭
  死一样的寂静
  压往了整座山谷
  太阳上来后
  醒着的草
  死活没有盯住
  哥儿俩去了那里
  辽阔的草原啊
  一望无际地绿着
  迁 坟
  远远地看见
  一片云,从母亲的坟堆上
  不紧不慢升起
  然后,不停地飘移
  让人吃惊的这片云
  飘移到山坡上
  一动不动地
  再大的风,也吹不走了
  母亲辛苦了一辈子
  去逝后,我们怕埋在
  山坡上寂寞
  就葬在离家最近的
  一块庄稼地里
  如今,看着看着
  这朵飘移地云
  弟兄几个泪水唰地
  禁不住流了下来
  坟圈里长不出庄稼
  白白地占着
  母亲的心思
  坟头的,一棵草
  也都知道
  今年,少一袋粮
  明年,少两袋
  “我的娃,家要从细处来”
  迁到山坡上后
  坟堆上,再也
  没飘起云
  像是累了
  一辈子的母亲
  终于在泥土中
  睡了个安稳觉
  《岳阳楼记》
  学了《岳阳楼记》
  从此,这座
  叫岳阳楼的
  总是跑到
  大大小小的考场上
  进考场早了
  站在问答题上
  进考场晚了
  蹲在论述题上
  不慢不紧时
  偷偷摸摸地钻进
  地理、历史课的试卷上
  老早地等你
  后来,我出差
  来到岳阳楼下
  不停地审视
  这座让人,一生
  捉摸不透的楼
  猛地,天空传来
  一声乌鸦地尖叫
  像是监考老师
  大声喊道:
  “时间到,交卷!”
  我缓缓地站起来
  大半辈子过去了
  伸出的两手,依旧空空如野
  鞭 痕
  鞭子只要打下去
  牛儿知道
  你给它掏心窝子
  说老实话呢
  已说到了心坎坎上
  牛儿知道
  这样的交谈方式
  话丑理端着呢
  老实的牛
  从没把鞭痕
  放在心上
  牛背摇晃着
  鞭痕开始
  一垄一垄的
  从牛背上跑下来
  垄上长麦子
  垄下种玉米
  一场雨跟着来了
  全是一地一地的喜悦
  从牛的眼窝窝里
  绿到庄稼人的心上
  八成有个好年景
  兰州下雨了
  那一天,兰州下雨了
  我看到从老家
  来的一车土豆
  让雨水浇着
  矮矮地,挤在车上
  一声不吭
  挣死扒命地赶着
  城里的路面滑
  下了点雨
  就比山里的更滑
  一头犟牛
  仰着脖颈
  怎么也拐不过楼脚
  “活人,还让尿憋死!”
  赶车人骂着
  抽了几鞭子
  人和车,一低头
  顺着一渠清水
  拐了过去
  其实,在城里
  有时低低头
  再大的石头
  也会绕过去
  活人,就不会让尿憋死
  土 豆
  饥饿的年馑
  土豆。一声不吭地
  扒开木柴门
  卷起裤管。面黄肌瘦地
  闯进黄土里
  毒日头下
  死死地爬在烫土里
  一点丁的的命
  针眼里穿来穿去
  穿得土豆的心尖尖生疼
  十年九旱的塬上
  麦子。谷子总是
  像打水漂漂样
  一次次。让村人的希望
  漂得了无踪影
  土豆让人踏实
  地埂上等久的人
  伸出手。攥住一颗土豆
  就攥住一个人的命
  攥住一筐土豆
  就攥住一家人的命
  死死地攥住
  一地的土豆
  就攥住一村人的命
  许多紧巴巴的日子
  让土豆过得
  不再低声下气
  回 家
  今夜注定黑黑的
  月亮看不见
  雪打了我的左肩
  雪打了我的右肩
  脚下全是一眼的白
  深一脚浅一脚
  好像全是
  一个人回家的心情
  我走得再快
  也没有风的快   风把我的脚步声
  抢先送到河对岸
  风吹掉第一朵窗花
  母亲粘贴上了
  风吹掉第二朵窗花
  母亲又粘贴上了
  狗的叫声
  是说我还在赶路
  鸡的啼鸣是说
  天亮了,我还没赶到
  村头的那棵
  歪脖子大柳树下
  母亲,一大早
  又开始站着等了
  太阳一麻绳高了
  借着阳光,过路的人
  看见母亲的梦中
  赶路人匆匆地赶路
  识 字
  娘让我识字
  在灯下写字
  娘不是纳着鞋底
  就是缝补破烂
  幸福的眼睛有灯的光亮
  娘不识字
  偶尔在路上捡起字纸
  看着 半天出神
  娘说 她一看见字
  就打心底里喜欢
  娘让我识字
  让风霜恣意地在她的脸上
  刻满无数苦字
  让我一背篼一背篼识字
  背篼里装满的写字纸
  压弯她的脊梁
  娘就这么固执
  只要我好好识字
  娘仿佛有力气背动一座山
  仿佛天塌下来
  一个人就撑起来
  如今 娘眼花了
  一生已无法识得斗大的一个字
  可她心里看的
  比我们的眼睛看得还远哩
  喊 魂
  人丢了魂,就要喊回来
  没魂的人
  像一团子烂泥
  有人丢了魂
  就到村边边上
  用笤帚边走边扫
  边往回来喊
  喊魂的人
  只有母亲来做
  别人会把魂吓跑
  后来,行走
  钢筋水泥的城市
  发现黑白不分
  对的说成错的
  睁眼不认五谷杂粮
  踏着脖子
  割别人的尾巴
  低三下四
  拍马屁股
  让马蹄子踢伤的人
  最容易丢魂
  尘世中,时时看见
  许多人魍魉鬼怪样
  或没魂没影地走着
  我就常常想到
  要么这人的母亲去世
  要么无脸回到故乡

联系我们Contact

企业QQ号码:4000290153
企业QQ咨询:
全国免费电话:400-029-0153
邮箱地址: 4000290153@b.qq.com
代写毕业论文,代写硕士论文,代写MBA论文,代写职称论文
南海论文网拥有十年论文服务方面的经验,请放心选择我们为您的论文保驾护航!

南海论文网